父子两代兵
来源:新农村大喇叭节目组     作者:新农村大喇叭    时间:2019-10-09 15:41  浏览次数:

去年我地为退役军人颁发光荣牌,我家门上钉了两块,一个三口之家竟有两块光荣牌,不管别人是否尊崇,我是感到非常荣光,因为这是国家给予我父子两代兵的无尚荣誉。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我因为严重的偏文轻理高考落第,文不成就去就武,我想走一条不曾投笔也从戎的路。那时当兵也是一个跳出农门的机会,那一年入伍参军还颇费了周折,因为我们村验上了四个,但名额只有一个,别人都有些关系门路,我是通过抓阄的方式赢得了当兵的机遇的。

我入伍的地方在离家三千里外的甘肃兰州,我当的是空军地勤场站兵,属于保障有力的那一部分,除了新兵连打靶打过一次枪外,再没摸过枪。你看过王宝强演的《士兵突击》,许三多最先当兵的一个班,驻守的空旷草原,寂寞平凡,我当兵的环境要好得多,相对来说后勤兵是比较舒服的,你若贪图安逸,也很容易混日子。我则做着成名成家的美梦,那时函授刊授大学流行,我报名参加了多家新闻与文学专业的学习,还参加了甘肃电台文艺部文学创作讲习班的学习,但除在内刊上发表两首小诗一篇小小说外,并无大的收获。后来一位家乡的女文友建议我改写较易成功的新闻报道,果然我终于在《空军报》上发表了一篇稿件。然而此时,由于部队缩编,我被转场分流到当时的空军领航学院某训练团,借第一篇上稿的余威,我又陆续在军报上发了第二篇第三篇,打破了建团以来没有见报稿的历史,轰动了全团,五四青年节被评为优秀团员,并成为预备党员,团政委许诺在军报登五篇,给记三等功。到我退伍虽然也够了五篇,但因第一篇发表时落款署的是原部队,地方媒体发表的不算,三等功没立成。

本来按我当时的条件,可以留队转士官,从而改写我的人生,但事与愿违,我虽依依不舍还是退伍回到了家乡。可笑的是,退伍多日,却又收到了学院政治处转寄的兰州军区空军政治部颁发的年度新闻报道工作一等奖的荣誉证书,还有兰空政秘字令被评为优秀通讯员的通令嘉奖。对这份姗姗姗来迟的荣誉,我只能苦笑,我的军旅留下的是深深的遗憾。

或许四年的军营没有呆够,或许要对我有所弥补,20多年后,我唯一的独生儿子又选择了当兵,而且他服役的地方恰巧也是千里陇原,而且比我还远,在西出阳关无故人,春风不度的玉门关,在大漠边陲当了一名武警战士。因为市场经济,连年的和平环境,人们的国防观念淡薄,军人说起来可爱,实际上少有人爱,甚至出现了征兵难,一人当兵全家光荣甚至成了调侃,经济利益唯上,现实婚姻难题,谁还会愿去当兵,愿让儿子去当兵呢?别人总奇怪的问儿子,做为90后怎么想起去当兵了?由于家庭熏陶,儿子从小就对军人崇拜,爱看军旅题材的影视,《士兵突击》不仅买了书,电视剧更是看了好几遍,打工期间买的更多的是健身器材和军事期刊,特别是国内外疽击手的书籍期刊。想成为一个特种兵是他的梦想。由于视力不合格,我们还去邢台眼科医院做了激光手术。征兵开始后,体检目测政审复检,从打工地北京回南宫,就象走北屋南屋,挣的钱都给客车加了油。也许习主席反腐基层也见了成效,也许更多的孩子都不愿去当兵,儿子参军一路绿灯。有人问我:不让他抓紧挣钱,怎么想起让孩子当兵了?并不是我多高尚,在部队受教育多年,明白,你不去我不去总有人去,既然当兵是儿子的愿望,不愿让他后悔一生,不是说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吗?儿子如愿以偿,当了一名武警战士,保卫某工业基地。

新兵连表现突出,获得了一个嘉奖,新训结束,被分到处突维稳一线的机动中队,也算内卫部队里的特种兵了。曾经我为了儿子在部队有个美好的前程,不要象我一样终身悔恨,我试图联系我的老首长让他关照,老首长转业到了兰州,后来升到某保险公司省公司老总,我写了一封信,可能人家这么大的领导(厅级),根本看不到,也或许早已忘记,总之没有回应,当我为帮不上儿子耿耿于怀时,一件事改变了我的想法。儿子下连后,被队长相中做通讯员,这在别人求之不得,儿子干了一段,深感后勤没意义,当兵不练武不算尽义务,主动要求下到战斗班。我们没必要按自己的想法复制孩子的人生,他有自己的思考,将前途寄希望于贵人相助,不如靠自己实实在在的努力,练就真本领,这才是战士的本色,我为自己的儿子而骄傲,我从不后悔自己当过兵,也不后悔送儿子去当兵,尽管从金钱上算失去了不少,但军营学到的却是一生受用无穷的精神财富。

我不认为自己多伟大,但为了国家我献了青春献子孙,不说绝无仅有,也是很少见的。父亲节时,在北京做健身教练的儿子让我传他几张当兵时的旧照片,我不知作何用,选了一张我和战友的合影照传过去。儿子收到回复ok,一会qq空间有了新动态,儿子将他和战友合照及我和战友合照的两张照片发在了空间,题目就叫:我家父子两代兵。爱军习武、忠孝传家,国比家大卫国保家。父子两代兵,为国献忠诚,同样军旅情,共筑中国梦!

作者简介:河北省南宫市苏村镇贾侍郎村贾志磊,农民,当兵时获得过原兰州军区空军政治部新闻报道工作一等奖,现为中国农村网通讯员,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乡村之声农民观察员,《河北农民报》《河北科技报》通讯员,曾获全国农民读书征文活动二等奖。

邮编055754

电话15803196489

扫描关注“新农村大喇叭”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资讯


上一篇:我和我的祖国     下一篇:笃笃声里忆取暖



关闭
[节目热线] 0311-66695369 [维修热线] 0311-66695369


扫描关注
新农村大喇叭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