笃笃声里忆取暖
来源:新农村大喇叭节目组     作者:新农村大喇叭    时间:2019-10-09 15:49  浏览次数:

作者:石家庄市赵县北冯村  宋书明)

艳阳高悬,热浪熏天。我正午休,“笃笃笃”撞击墙壁的声音把我吵醒。谁家的孩子砸我的墙呢?害的我不能休息。我翻身下床,想:要是抓住了那个讨厌猴儿,得好好教育教育他。冲出街门一看,原来是一个身穿红马甲、头戴黄安全帽的年轻人,登在梯子上,手持电钻往我的墙上打孔呢。我讪讪地问他打孔干什么,那位站在梯子下面的同伴告诉我,是在安装天然气管道,还说今年冬天室内取暖要换成天然气了。听他这么一说,我异常高兴。看着他们忙碌的身影,听着那悦耳的“笃笃”声,我脑海里倏然浮现出一幕幕从前冬天取暖的情景。

我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记得那时候冬天特别寒冷,大地裂缝,滴水成冰,孩子们的手上、脸上、脚上都冻了疮。那时,我家生不起火,屋里冷得如冰窖。晚上睡觉时,脱了裤子坐在枕头上不敢钻被窝;早晨起床时,更是不敢穿衣服,每次都是让母亲拿衣服在火上烤一烤才穿上。起床后,不是在做饭的灶门上烤手,就是到大街里的向阳处晒太阳,有时和其他伙伴们靠在墙上,你挤我,我挤你,喊着,闹着,以此让身上暖和。更让我难忘的是,有一天夜里,我正睡的香,浓浓的生烟把我呛醒。一睁眼,透过朦胧的煤油灯光,屋里像弥漫着大雾,地上还有一堆火。原来父亲怕我们冷,用柴火给我们取暖。他把门窗关得严严的,浓烟根本跑不出去。我受不了浓烟刺鼻、辣眼的折磨,哭着喊着要父亲把门子打开,父亲却说:“有烟屋里才暖和,缩到被窝底下就不烟了。”我赶紧缩到被窝底下,可没坚持几分钟就受不了了,又将头伸出被窝口,鼻涕一把泪一把地喘着粗气大声哭闹:“还是烟,开门——,开门——”父亲这才打开门,让浓烟跑出去……

改革开放后,农民的腰包鼓了,盖楼板房、按大玻璃窗的人家渐渐多起来。虽说冬天屋里能够取上暖了,但也带来了安全隐患。尽管在炉子上安装了烟筒,但因室内严实,空气流通差,时有煤气中毒的现象,我校一位教师和她的儿子就是由此煤气中毒的。当我们砸开门子把他们母子抬到院子里时,他们已失去了知觉,要不是发现的早医生及时抢救,母子双双就命归黄泉了。还有,有的人怕煤气中毒,不敢用煤炉取暖,就将木柴放在铁盆里在室外点燃后再搬到屋子里。殊不知,柴禾烟里也含有许多对人体有害的一氧化碳,邻村两位老年夫妇冬天就是这样取暖,双双中毒,死在了屋里。因此,一到冬天,人们在屋里取暖,就忧心忡忡,唯恐重蹈他人覆辙。

随着时代的发展,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冬天取暖用上了锅炉。这一来,尽管不再担心煤气中毒了,然而新的困扰出现了。别的不提,就拿烧锅炉说吧,每添一次煤,烟囱里都要冒出浓浓的黑烟。那黑烟里带着许多灰尘,飞到空中,落得到处都是,不仅污染了环境,还熏得厨房的四壁黑黢黢的,就连各种炊具都染上了烟味,那味道,令人作呕。那时候,人们多想有朝一日用上没有污染的取暖设备啊。

怎么也没想到,现在,国家投巨资将天然气管道通到了每个村每个户,不久就让我们用上了天然气,由过去的梦想变成了今日的现实,怎不让我们拍手叫好呢?那位年轻人对我说:“用天然气取暖,既便捷又卫生不污染,它还能做饭,用途可多啦……”想到从此就要告别以往的取暖方式,取而代之的是高科技,心里非常高兴。那位年轻人还说:“为了减轻农民的负担,农村煤改气国家还有补贴呢。”这更让我高兴不已!党和政府想人民所想,出台了多项惠农扶贫政策,做了那么多深受欢迎的实事,我们的党和政府真好!还有那两位小伙子,他们为了我们早日用上天然气,在别人午休的时间里,头顶烈日,依然在忘我地登高作业,我敬佩他们!当我看到他们被浸湿了的衣衫和脸上的汗水像小渠一样流淌时,着实心疼起他们来,于是,我转身回家拿来两块沙瓤红西瓜,送到二人手上,并说:“天这么热,吃了它,解解渴防防暑吧。”

扫描关注“新农村大喇叭”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资讯


上一篇:父子两代兵     下一篇:又见白鹭来



关闭
[节目热线] 0311-66695369 [维修热线] 0311-66695369


扫描关注
新农村大喇叭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