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辘轳到水龙头
来源:新农村大喇叭节目组     作者:新农村大喇叭    时间:2019-11-20 09:55  浏览次数:

夏日的夜晚,吃过饭的村民,有的拎着板凳,有的搬着躺椅,到大街上纳凉。他们凑在一起,在这一天里最消闲的时刻,以天南地北的闲谈来放松着因劳作而紧张的心情。他们谈国际形势,谈扫黑除恶,谈海峡两岸关系……谈的最多的还是关系到自己切身利益的事:土地直补啦,农村面貌改造提升啦等等。他们谈论的变化中,使我感触最深的就是村民的吃水问题。

在我记忆中的上世纪50年代,我家吃水常到别人家的水井上去打。那时的水井口小,周围用砖自下而上砌着,深不过10米,井口按着辘轳。几十家合用一口井,来打水的人络绎不绝,有时排着队,半天才能打上水。

到了上世纪70年代,由于水位下降,原有的水井干了底。为了吃水,各生产队都在队部院里挖了水井,井上也按着辘辘。夏天还好些,到了冬天,井口结冰,十分光滑,打水得倍加小心,老少残者根本不敢靠近。常常有人把水桶掉进井里,不得不用铁钩子往外捞,搅浑了水不说,来挑水的见无法打水,不是抱怨,就是叹气。后来水位下降,井里没了水,人们只得到村外浇田的机井上挑水。不管冬夏春秋,只要一听到哪个机井上机器响,人们就挑起水桶,叮铃当啷疯了似的向那里涌去。那时候,我虽然没和其他人一样到乡政府伙房里的大瓮里淘水,但也多次到几里地的邻村机井上挑水。一趟下来,路上歇几次,压得肩膀生疼,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为了解决村民吃水问题,80年代初,大队打了一口机井,井附近垒了一座水池子,上面按了几个水龙头,让人们接水用。村民们觉得吃水不用出村了,心里一下子踏实下来。可是不久,问题出现了,水龙头坏了没人维修,水跑得到处都是,有人竟用木棒把出水管堵了起来。水跑不出来了,村民们也接不到水了。为了吃到水,年轻人上到一丈多高的水池上面,用扁担挂着水桶从里面打水。上面很危险,曾出现打水掉进池子里的现象。因为敞口,尘埃往里落,雨点往里下,很不卫生。更让人不能接受的是,调皮的小孩往水池子里投砖瓦、丢死老鼠,害的全村人又不得不到外边找水吃。

随着经济实力的壮大,90年代,村里又打了一口新井,在大街挖了管道,水管通向了各家各户。村里派专人负责定时上水,上水时,在大喇叭里一喊,各户立即将大瓮小瓮、锅盆水桶接得满满的,计划着维持到下次放水。那时候,村里三天两头停电,一停电,人们又断了水,逼得人们想出办法:在家挖一口小井,用水泥摸筑,上面按上压水机,上水时,水直接流进小井里,一压,水就上来了,即使断了电,井里的水也能吃上十天八天。这样一来,村民们不再担心没水吃了,并且都很有满足感。

为了落实党的富民政策,全面推进小康建设,实现乡村振兴发展战略,2015年夏天,政府出资并派专业技术人员来到我们这里,对地下供水管道进行改造,几个村子为一单元,打了一口深水井,将管道铺设到我村,为各户按上了自来水。你只要轻轻一拧,眨眼功夫就是一桶水,既省力又便捷。这不,一搬开关,水还能注到太阳能热水器里,让你每天都能洗个热水澡。一年到头,天天有电,时时有水,而且水质还非常好,为村民们提供了坚实的供水保障,再也不受断水的困扰了。过去,只有城里才有的自来水,现在来到了农家,村民们怎么能不高兴呢?

随着国家的日益富强,科学技术的大力发展,再过几年,农村老百姓的吃水条件说不定还会出现新的变化呢。

作者:赵县沙河店镇北冯村宋书明

扫描关注“新农村大喇叭”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资讯


上一篇:建国70年家乡巨变     下一篇:我有个坚强勇敢的奶奶



关闭
[节目热线] 0311-66695369 [维修热线] 0311-66695369


扫描关注
新农村大喇叭官方微信